俄警告歐美查沒黃金等於"金融宣戰"後,又發新警告,去美元化正延伸

国际   2019-09-26    19   

自上世紀四十年代中期以後,由於種種原因,全球不少央行及貨幣當局的黃金都寄存在了美國聯邦儲備銀行和英格蘭銀行等地下金庫中,俄羅斯的部分黃金也在其中。

對此,俄羅財長安東·西盧奧洛夫曾公開警告稱,俄羅斯的黃金和外匯儲備若被查沒,哪怕是有這樣的想法存在,都會被視作並等於”金融宣戰”。也就是說,俄羅斯已明確警告歐美,到任何時候都無權拒絕寄存者查看或運回黃金。無獨有偶,事情有了最新進展,俄又發出了新警告。

俄警告歐美查沒黃金等於"金融宣戰"後,又發新警告,去美元化正延伸  

據俄羅斯媒體RT9月25日報道,俄羅斯儲蓄銀行執行長赫爾曼·格里夫瞄準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警告稱該組織應不復存在。

格里夫認為,其他國際組織不應該依賴IMF,因為它只提供解決問題的老式方法。格里夫回憶說,當他在2000年代擔任俄經濟部長時,IMF希望莫斯科增加稅收負擔,該稅收負擔已占國民生產總值的41%。當時,俄羅斯欠國際債權人數十億美元,但拒絕遵循有關稅收的建議,並開始還清債務。在轉移了最後一筆超過30億美元的款項後,俄羅斯於2005年提前三年償還了向IMF的貸款。

分析認為,俄相關銀行負責人對IMF的警告,折射出對美元貸款等債務資產的不滿,以及俄羅斯經濟在金融和債務領域或尋求的更加多元和綜合布局。從這一角度而言,也是俄羅斯提出去美元化全球構想正在進行的另一層延伸。



俄警告歐美查沒黃金等於"金融宣戰"後,又發新警告,去美元化正延伸  

值得注意的是,俄羅斯央行最近數月,一直在持續增加黃金儲備,並將美元儲備降至新低。在成為全球最大黃金買家後,俄羅斯目前黃金儲備已增至2,219噸。莫斯科交易所(MOEX)執行長亞歷山大阿法納尼耶夫近期表示,讓我們用黃金取代美元。

不僅如此,俄羅斯在去美元化之路上還進行了關於人民幣的更深層布局。早在今年年初,俄羅斯央行就已將人民幣的份額增至14.7%。要知道,在2017年第三季度時這一比例僅為1%,這說明俄羅斯正突然以14倍的速度增持人民幣。近年,俄羅斯累計拋棄了約94%的美債。這都意味著,俄羅斯或正在用黃金和人民幣等非美元貨幣替代部分美元的地位。

俄警告歐美查沒黃金等於"金融宣戰"後,又發新警告,去美元化正延伸  

而俄羅斯在高度重視人民幣儲備資產布局的背後,是中俄不斷擴展的經貿合作推動的本幣化結算趨勢正在增加。比如,中俄在2014年就簽訂了貨幣互換協議。在石油領域,俄羅斯已在向中國出口原油過程中,創立了部分本幣化交易的環境。而俄羅斯經濟發展部部長馬克西姆·奧列什金數周前就表示,“實現本幣結算方面的工作正在積極落實”。“目前俄羅斯與中國雙邊貿易中本幣結算占據一定的份額。”“比如,俄中邊境貿易,基本全部使用本幣結算,因為這非常便利”。



而事情的另一進展是,俄《消息報》近期稱,盧布和人民幣支付將應用於現在已經簽訂的美元合同。這就意味著,中俄將在原有本幣互換協議的基礎上,再擴大人民幣和盧布的使用機率。當然,這與人民幣國際化加速的進程也密不可分。

俄警告歐美查沒黃金等於"金融宣戰"後,又發新警告,去美元化正延伸  

目前,人民幣升級推出了一張跨境支付王牌CIPS二期。數據顯示,CIPS為境外900餘家銀行法人提供服務,該系統業務範圍已覆蓋162個國家和地區。這就使越來越多的俄羅斯商家增加人民幣交易和使用人民幣交易系統更加水到渠成。俄工業家和企業家聯盟主席表示,支持俄加入由中國建立的新的金融電信網絡。俄專家還稱,將需要加入並創造一些基於人民幣的相關係統。

值得一提的是,中俄去美元化,還開創了在現鈔領域的合作。數周前,哈爾濱銀行與俄農業銀行及開放金融集團銀行簽署了《現鈔跨境調運合作協議》。目前已知的,哈銀行已實現對俄跨境調運人民幣現鈔10筆,累計金額1.55億元。這就為中俄商家間規避掉美元利差風險,獲得更大利潤,提供了多重選擇的貨幣方案。

俄警告歐美查沒黃金等於"金融宣戰"後,又發新警告,去美元化正延伸  

實際上,早在2017年底時,俄羅斯亞太銀行就首次成功跨越歐亞大陸向中國的哈爾濱銀行空運了1000萬元盧布現鈔空運至哈銀行的金庫中。BWC中文網觀察團分析認為,儘管金額並不太高,但卻有著深遠影響,實現了盧布現鈔雙向流動的同時,又為後續的本幣化合作開創了先例。這在本文前面提及的現鈔跨境調運合作協議上就可以說明問題。與此同時,也為全球其他市場去美元化提供了一個風向標式的參考。



比如,在美元去年對伊朗開啟前所未有金融限制過程中,伊朗央行提出了從德國空運3億歐元現鈔回國的計劃,德國央行已證實了這一計劃,並稱這些現鈔將被用在海外旅行時無法使用信用卡的伊朗人使用。

俄警告歐美查沒黃金等於"金融宣戰"後,又發新警告,去美元化正延伸  

這也意味著,俄羅斯向中國空運現鈔的跡象或正在成為全球經貿去美元化的一個案例。